您的位置: 主页 > 液体燃料 > 六问顺风车

六问顺风车

  视觉中国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银昕 | 北京报道

在线游戏

  责编:周琦

  

  祥鹏航空公司女职员李某5月6日凌晨在郑州使用滴滴平台搭乘顺风车时被杀害。此案发生后,滴滴顺风车业务下线整改,并于5月19日恢复。虽然滴滴顺风车目前要求司机及乘客必须完成注册身份验真、接单身份验真等6项措施后才可使用业务,但不少人依旧心有余悸。

  就此,《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交通和法律专家,对于顺风车和拼车的法律地位、约车平台应该承担责任的判定、滴滴出行涉及顺风车的广告宣传是否有不当用语等问题,上述专家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一问

  顺风车不受网约车管理办法制约?

  我国现行对网络预约出租车的管理暂行办法源于由交通部和工信部等7部门于2016年7月27日发布的《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不过,《暂行办法》将顺风车、拼车方式认定为“私人小客车合乘”,并不适用于网约车的管理办法。

  在地方政府出台的对私人小客车合乘指导意见中,《北京市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指导意见》有明确规定:“合乘出行作为驾驶员、合乘者及合乘信息服务平台各方自愿的、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民事行为,相关责任义务按照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由合乘各方自行承担。”也就是说,与快车、专车等服务类型相比,顺风车和拼车是民事行为,而非营运行为。

  在前述案件的事发地郑州,也曾于2016年11月发布过《郑州市规范私人小客车合乘出行的意见》,同样认为私人小客车合乘不属于道路运输经营行为。不过,此征求意见稿尚未正式生效,也未能成为本案处理的法律依据。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硕士生导师朱巍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有关部门在2016年制定管理办法时的思路是将快车、专车等服务的运营平台归位“营运人责任”,而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共享经济”模式顺风车则被当做解决城市交通效率问题的巨大希望,“全球范围内找不到任何一例将‘顺风车’和‘拼车’作为‘营运人责任’的。不能一有事情发生就考虑追究约车平台的责任,法律上需要负责人的只有凶手本人。”

  犯罪嫌疑人刘某目前已经死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死亡的,不再追究刑事责任。

  二问

  顺风车可否被认定为“营运行为”?

  被滴滴出行归为“顺风车”的这项服务,在司法实践中是否可完全判定为“私人合乘小客车”?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赵虎律师认为,这二者之间尚存差距,需要仔细判别。

转载请注明:“ 转载地址:/yetiranliao/20210612/22423.html ”。

上一篇:香小游戏大全港浸大宿舍疑洒面粉庆生致粉尘爆炸 12学生烧伤
下一篇: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瞄准美国七寸打疼它,教它长点记性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